每臨大事有謠言。在微博上,其實大家都已經習慣了。但招遠事件的謠言多少還是有些出人意料。
  之所以說出人意料,一方面是一個本來並不複雜的凶殺案,很快就被各種所謂的“真相”弄得謠言四起,反倒讓人不知道真相到底去哪兒了;另一方面,由於謠言太多,網民的鬥爭方向很快就發生了轉移,從對凶手的譴責轉到了對警方處置不力的批評,甚至有謠言直接說,當地公安局長和凶犯官商勾結。
  從之後當地警方發佈的案情通報來看,其實案情本身並不複雜。雖然凶犯作案手法極其殘忍,令人髮指,但從法律的角度看,它畢竟也還是只是一起凶殺案。就是手段再殘忍,也不能改變案件的定性。
  警察抓獲嫌犯
  要說殘忍,有哪個凶殺案不殘忍呢?藥家鑫駕車碰到女服務員,怕麻煩,又下車連捅十幾刀直至受害人死亡,難道不殘忍嗎?不比招遠事件更殘忍嗎?但輿論的反應似乎並沒有這次招遠事件這麼強烈,甚至還有各種法學專家出來說,要廢除死刑,留藥家鑫一命。前幾天印度那對被警察姦殺的姐妹的案件不殘忍嗎?就在招遠事件發生後的5月29日,媒體還報道了巴基斯坦一名女子,因為自由戀愛,懷孕期間被父兄等家人打死,難道不殘忍嗎?
  還有更多的惡性案件,世界各地每天都在發生,幾乎每天都有媒體在報道,但並未引起這麼多人憤慨,也沒引起這麼強烈的輿論反應。為什麼呢?
  原因似乎不難理解,因為這次有視頻,能夠讓人更直接地感受到凶手的凶殘和受害人掙扎時的慘狀。
  早在2006年,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視頻,內容是有人將一隻貓虐待致死,手段也十分殘忍,就曾在網上引發高度關註,甚至有人要求將視頻中的虐貓者以虐待小動物的罪名判處死刑。而在當時,山西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生一起礦難,造成大量礦工死亡,卻很少引起這麼多人的關註。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難道那麼多人命,還不如一隻貓更能打動網民嗎?不是,因為礦難沒有視頻,無法更直觀地觸動網民的神經。
  但這次的事情似乎不止於有視頻這麼簡單。網絡視頻出現已經十多年了,網民的神經也早已沒有那麼容易被挑動了,光有文字、圖片和視頻,還不足以打動網民,還需要有點別的什麼佐料。
  眾所周知,在社交網絡,尤其是微博上,一個事情要火起來,成為廣大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熱烈討論的對象,必須要有大V的推動。比如著名的唐慧案,據《南方周末》報道,初期一直未能在網上引起多少關註,但在微博大V鄧飛轉發之後,事情就開始戲劇性的逆轉。
  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才能讓網絡大V關註呢?前面已經說了,凶殺案很多,天天都在發生,如果每一個都要關心,大V們也忙不過來。要讓大V關心,當然要有足夠的戲劇張力,比如有官二代、富二代仗勢欺人,或者官員嫖娼,這樣才夠聳人聽聞,才能讓日理萬機的大V有興趣。
  招遠事件就案件性質本身來說,實在太簡單,就算是有視頻,也不過就是個十分凶殘的凶手以十分凶殘的手段打死了受害人,還不足以引起大V關心。怎麼辦呢?凶手一行六人,開著卡宴,“去麥當勞享受”去了(某網民語)。
  有了卡宴,這個事情就有了進入高潮的引子。卡宴這種高大上的東西,當然不是一般老百姓開得起的,得是土豪級。既然是土豪,按照大V們對國情的認知,當然背後肯定有官方背景,官商勾結,要不然怎麼敢這麼囂張?這樣才科學,才符合邏輯。商已經有了,就得有官。
  果然,馬上大V們就關註了,紛紛表示憤慨,要求當地警察迅速調查事件真相,還死者公道,給群眾一個交代。
  於是,順理成章的,幾個小時之內,一起凶殺案就發展成了一個追查事件“真相”的網絡群眾運動。
  先是查了凶手的身份和背景。凶手是個邪教徒,事情的起因也是凶手向受害人索要電話號碼、受害人不給,凶手大怒,大打出手。——這也是後來當地官方公佈的案情。這樣一來,原來說凶手是金礦礦主、和當地公安局長勾結的謠言就說不過去了。
  沒有私人老闆財大氣粗仗勢欺人、地方官員貪污腐敗,這個戲有點演不下去了,怎麼辦呢?換一個方向。於是馬上有人在微博上說,按照中國法律,如果凶手是邪教徒,殺人之後責任會減輕,只有3到7年的有期徒刑,不會被處死。
  雖然說這個謠言很法盲、很不科學、很不符合邏輯,但在謠言是王道的網絡上,誰會在乎邏輯呢?在網絡上,誰都是充滿著“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正義鬥士,只在乎有沒有官商勾結,看看會有什麼級別的官員因此而倒台,不需要邏輯。
  這個謠言到底還是水平太低了,稍微認真點的人,只要查一下,就知道根本不存在這樣的法律規定,所以這個線索很快就發展不下去了。於是繼續轉移方向,尋找突破口。
  當然,突破口還得是在當地警方身上。於是有神秘的知情人士馬上出來說,事發地麥當勞餐廳對面就是警察局,但報警過了許久,警方纔出警,來得太晚了,所以眼睜睜地看著受害人被凶手毆打致死。但事後警方公佈的記錄顯示,從接到報警到警察趕到現場,總共只隔了四分鐘,這個效率並不算低。
  這個方向也不行,只好轉向指責圍觀者了,說事發現場的群眾和麥當勞的員工為什麼不上前阻止凶手行凶?順著這個路子,可以一路轉進,從“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一直轉進到譴責幾千年來獨裁專制的傳統,更高大上的路子,還可以延伸到因為中國人不信基督上去。
  但是且慢。三十年前,大學生張華捨身救落水的掏糞工,不幸身亡,當時不是有先進人士認為很不值得麽?而且,這些年來,對雷鋒做好人好事的嘲諷譏刺所在多有,每年都會有幾次高潮,再加上扶摔倒在地的老人反被訛詐的新聞一再見諸報端,誰還敢見義勇為呢?更何況,不是有心儀歐美自由民主的人士幾十年來反覆教導我們麽,在人家先進的法治國家,從不提倡見義勇為,有事就得報警。
  不幸有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馬上指出,好像當初黑雷鋒的和現在指責群眾不肯見義勇為的人都是同一撥人,怎麼解?
  於是,義憤填膺的網上圍觀群眾紛紛到事發的招遠市公安局和山東省公安廳的微博下留言曰:我們等著真相!
  一個本來並不複雜的刑事案件,就這樣在各種謠言和猜測中,當地警方反覆躺槍,一度變成公眾信任危機。可是,當案件真相已經公佈了之後,那些義憤填膺的圍觀群眾滿足了沒有呢,有沒有為警方點贊呢?當然沒有,有的只是新一輪的謠言和猜測。
  如果說十年前,我們相信有圖有真相;五年前,我們相信,有視頻有真相;在今天,大家大概都相信,有謠言才有真相。
創作者介紹

曼谷

sz79szfc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